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智能

面对直播平台同质化红人欲以内容和社交取胜

时间:2018-09-29 10:04:26|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面对直播平台同质化 “红人”欲以内容和社交取胜

【宁夏智库新商务推介】

红人直播CEO赵霆

面对直播平台同质化,红人欲以内容和社交取胜

红人直播CEO赵霆访谈录

红人直播作为移动社交直播平台,在内容和社交上发力,试图将直播与教育、公益、艺术等各方面结合,赋予直播更加丰富的属性。既盘活原有资源,又培养新兴红人。这种模式,是直播平台未来发展的可行模式。

《新商务周刊》 张立双

据方正证券预计,2016年中国直播市场规模将达到150亿元,2020年会达到600亿元。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市场上已有超过百家的直播平台。激烈竞争促使深耕细分领域和差异化竞争平台的出现。这种背景下,红人直播面向普通百姓,从民间挖掘红人不失为一步妙棋,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为此,专访了红人直播CEO赵霆。

《新商务周刊》:请你谈一下在直播平台百鸟争鸣的市场环境中,为什么要选择在这个时候推出红人直播这个APP。

赵霆:红人直播是在今年7月份上线,上线后一直在做调试。今年属于直播元年,在这个风口上做这个项目确实很有挑战性。其实,当今的国内民对直播平台的认识发生了很大的改观,比如说:以前我们在玩传统秀场的时候,不管是主播,还是观众,很少愿意去分享,都是自己在看。而现在我们发现,很多人在朋友圈等社交媒体上去转发,甚至很多名人都在做直播和转发。大家愿意去参与,更愿意去分享。我们还发现,在中国付费收看的习惯还没有养成的大环境下,在直播领域用户中开始有用户愿意为直播内容进行付费。他们可能不会买你的直播频道,但会在直播的过程中去跟喜欢的明星或者喜欢的人进行互动、沟通等,一些内容让用户觉得很喜欢,他就会愿意去付费,这也是一个巨大的变化。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份,参与到直播的用户是2.33亿到2.5亿。这就说明目前直播市场非常的火,是被大家广泛认可和接受的行业。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市场环境下我们确定了做红人直播这样一个平台。我们抓住机会步入了这个领域。

《新商务周刊》:初次听到红人直播这个名字可能很多人会把它和红或是当红的明星联系在一起,你对这个名字是怎么考虑的,红人又是什么含义?

赵霆:首先,要说红人是什么。红在中国是一个非常正能量的颜色。我们的国旗是红色,红领巾是红色,红色是国色。从古至今,红色一直在传递一种正能量,从春晚走出来的旭日阳刚、大衣哥等他们是红人,他们是通过自己不断努力奋斗,改变自己生活的普通人。现在一提到红,大家就觉得红好low(低端),其实红人不等于红,红可能只是红人的一小部分而已。

我们所真正提倡的红人是什么?是通过自己的努力,通过自己的不懈追求脱颖而出的人,我们想通过红人这个品牌来传递一种拼搏、奋斗、不懈努力的精神。红人在哪里?红人就在民间,就在我们的身边。我们每个行业都有意见领袖,有精神领袖,但是同样在不同的行业里面还有很多人,他们不断地去奋斗,而且也有成就,他们也是红人。因此,我们确定红人这个目标,要弘扬一种正能量的精神出来,这是对红人的理解。

红人直播其实就是源于我们素人的,我不知道大家对素人这个概念是否接触过。素人就是我们老百姓,源于素人里面的那些有梦想的人,这些人能在素人里面脱颖而出,成为红人。这是我们当时定红人这个词时的考虑。我们认为明星是用来膜拜的,但是 素人中的红人是用来共鸣的,因为明星跟我们曾经是一样的。

我觉得红人不等于明星,比方说屠呦呦和莫言,他们得过诺贝尔奖,大家会说他们是红人但没人说莫言跟屠呦呦是明星。红人有些时候比明星更有内涵、更接地气、更具有广泛性。很多人问我,你这个平台上是否将来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明星,我说明星会有,但是我要强调一点,红人不等于明星。

《新商务周刊》:请你谈一谈红人直播的定位和愿景

面对直播平台同质化红人欲以内容和社交取胜

赵霆:现在大家好像都是外貌协会的,但是我觉得我们要看更多的东西,创造不同的娱乐元素,我们给自己的定位是:一个不只看脸的APP。我们除了颜值之外,还会提供刚才说的各种各样的红人这样一些内容。同时,我们愿意做两件事情,一是,为每个人提供一个展示的舞台。在民间有很多的能人,也有很多有梦想的人,有人唱歌一唱唱好几十年,唱得非常棒,但是他过去从来都没有一个展示的机会,我们就要给这样的人才提供展示平台。比方说,之前有档电视节目叫《舌尖上的中国》《远方的家》都是展现人们最纯朴的生活,你会发现,我们在看的过程当中,这种互动、碰撞的需求是非常激烈的。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有很多东西传承下来,也有很多的记忆和技能处在濒临消失的边缘上。我们是不是可以通过直播的形式,能够给这些人提供一个展示舞台,弘扬我们中国传统文化,这也是我们的一个定位。

二是,我们愿意帮助每个人实现梦想。比方说旭日阳刚、大衣哥、西单女孩,他们都是源于民间的,有机会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怎样能多创造这样的机会,给他们提供一种舞台,去帮助更多的人实现梦想,这是红人要做的。中国梦是每个人的梦,只有当每个人都有梦想的时候,每个人都为梦去追求的时候,才能共筑一个真正的中国梦。这也是红人直播的使命和愿景。

有位美国的朋友跟我聊,如果你们的平台上有人直播做中国菜,我在美国很愿意学的,甚至也愿意付费,因为学做菜的时候看直播可以交流,在这种场景之下,学习语言会非常快。我们正在和《文化中国》进行接触,探讨怎么样用我们的直播平台去弘扬中国的传统文化、历史、文学等。你发现红人直播相比较之前的秀场有很大的不同,红人更像是一个多啦A梦。

《新商务周刊》:红人直播怎样实现差异化竞争策略,产品特色是什么?

赵霆:其实,直播本身是一个工具,互联也只是一个工具。我们认为,不管是互联还是目前的直播,其实都是作为一种工具属性来展现的。但是我们可以看到直播的优势是有非常好的延伸性,比方说直播可以跟教育行业挂钩,传统的教育是要在一个学校里去学习、上课,有了直播也可以不用去学校上课。我们已经看到有一些老师,通过直播平台和孩子进行互动,教学和解答学生疑惑。

红人直播与传统直播平台是不同的,红人直播的受众以素人居多,这和传统秀场完全不一样。你可以发现红人直播的调性会更高一些,更多的人是在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给大家看。我们也迎来了一些新红人和老红人,前段时间著名的老一代歌唱家胡晓晴(《大宅门》演唱者),也到红人直播平台上来了,她是给大家表演,也教大家唱歌。

我觉得红人直播是一个最好玩的直播平台,在这个平台上面,用户跟主播之间的互动是最有意思的。用户进入直播间后我们也给用户配备了一些小的装备,比方说,我们会给他配一辆车,这样用户体验会更有意思、更真实。还有内容方面,老艺人愿意去上的平台其实很少,如果是这些老艺术家们愿意去上直播平台,一定是有调性的平台。我们刚刚试运营,就有老一代艺术家进来,后续还会有更多的进来,包括歌唱家、历史学家、考古学家等等都会进来。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通过对产品的差异化定位,用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把红人直播打造成一个调性最高的平台,能够承载更多正能量的内容。这也是与其他平台最不同的格调。

《新商务周刊》:你认为红人直播的目标人群是哪些人呢?

赵霆:首先我们定位的是素人,素人直播其实不具备那么强的明星效应,因此在我们用户群体里面,不仅仅是零零后的,各年龄层都有。比较集中的大概在30岁到45岁,这部分人消费能力非常强。红人直播的定位以及平台名称所含的信息,潜移默化地影响这些人来,而且会受到用户欢迎。我之前提到的歌唱家胡晓晴老师在红人直播上教大家唱歌,她唱《大宅门》、《我愿意为你》,教大家怎么唱,怎么把歌曲唱好,很多人在看,礼物刷得也非常厉害,甚至一些主播都在刷。大家可能会觉得这位老师教得太好了,我得刷,我得感谢她;可能还有些人觉得这是个艺术家,比较敬佩,也会刷。因此,这样的人到平台上面来,用户是认可的,而且他们也达到自己的目的。我觉得这个点以后可能还会去深挖,因为这个点可能是红人直播所具有特殊力量。我们红人的调子就在于弘扬红人,推广红人,让大家变成红人。

之前有个行业报告,对秀场做了大量的分析,对几家秀场的用户做了一个画像,用户是从18岁到50岁,大多秀场是从30岁到45岁的用户。这就说明一个问题,对于定位应该更精准的传统秀场来讲,它的用户分布还是比较广的。而直播领域具有更加丰富的内涵,受众的面会更大一些,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直播平台的收益会很高的原因,因为用户群大了,我们的用户就更加广泛了。

《新商务周刊》:请您谈一谈红人直播目前的运营状况及未来1~3年的目标。

赵霆:如果从发展速度讲,可以说是比较快的,我们只有一个月试运营,效果非常好了。现在业界,包括在主播圈里面,大家对红人直播还是很认可的。主播的数量是可控的,并且是可以快速放开的,我们后续会进一步扩大,但使劲放量还不是我们近期的主要任务,近期的任务是把模式搞通了,调性做起来。

我觉得直播领域应该形成一个闭环,线上是我们给各种各样的人提供机会,提供展示的一个平台,这些人成功之后,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把这些人转到线下做一些电影、电视剧,都是有可能的。但是在今后1年到3年之内,我觉得红人直播要更关注于把线上这一部分做好、做大。2年到3年之后,我们有足够底气的时候,不排除会涉及艺人IP,现在,我们会更加聚焦业务。

本文选自《新商务周刊》第83期,转载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中国IT研究中心站刊登/转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 ,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论证其描述。中国IT研究中心不负责其真实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