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通信

喊话这事华为很主动移动很生气

时间:2018-09-21 09:51:03|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喊话这事:华为很主动 移动很生气

写上一篇中国移动'TD-LTE双百'招标背景大起底,花了很多功夫把这次招标对设备商后续发展的影响、欧美设备商在TD-SCDMA和TD-LTE上的不同态度以及中国移动该如何对待这场关键性招标的背景详细描述了一遍。

TD-LTE是中国移动一场输不起的战争,所考虑的各种因素远超出了正常的商业络部署所要考虑的,这是TD-LTE作为中国通信梦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不得不去考虑的因素。作为后进者,就必须付出更多努力,面对更多困难,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过程。

由于文章涉及面比较广,此文引起了一些关注,有很多业内人士发来一些看法和疑问。很高兴大家对TD-LTE发展的重视,在这里就其中提出的三个问题做一解答,希望能够更清晰的表达我的观点。

问题一:怎么看华为希望欧洲电信设备商成为中国TD-LTE建设的重要参与者?

因为在去年和今年上半年,欧盟贸易委员会的个别官员多次要求欧盟对华为、中兴进行双反调查,并提出很多完全不符合公平市场竞争原则的要求。不过,有媒体认为这是欧盟和华为、中兴有竞争关系的企业诸如爱立信、诺西等在背后搞鬼所致。不过,爱立信等企业在第一时间都澄清此事,并表示反对欧盟进行的单边调查,认为其有悖于公平自由贸易原则。

那么,在TD-LTE招标关键时期,华为发表这样的观点我认为就有点礼尚往来的意思了。

不过呢,我认为华为的这次表态并不明智,理由有三。

首先,作为一个系统设备供应商,你不能替客户做选择,哪怕是导向意识的选择,这就有点喧宾夺主之意,会让中国移动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因为中国移动希望这次大单能够充分调动所有厂商的积极性,拿出各自的真实本领来赢得属于自己的蛋糕。更关键的是,这事真正该表态的是中国政府。

其次,华为有点自损八百,杀敌一千的味道。这样的表态对于其他国产厂商会很难受,也会很生气。比如中兴、大唐、普天、烽火等企业,华为愿意在TD-LTE上让出利益,以换取欧洲市场,但这些企业并不愿意。如果不通过公平竞争,而是市场置换,那么其他国产企业受损就更严重,也不利于国产TD-LTE阵营的集体成长。

最后,至于说爱立信、诺西、阿朗等企业是否领情,我看也未必。因为这些企业在中国也根植数十年甚至百年,也是经过摸爬滚打打出来的。虽然竞争力较以往下降,但仍然是昂着头颅生存的汉子,并不需要怜悯。

正所谓是谁都生气,谁都不买账,那么这个表态就很失败。因此,对于华为而言,在对待欧美等国的贸易壁垒时,如何做出回应,如何出招显然还需要学习和磨练。

问题二:欧美设备商该如何协调?真的要牺牲国产设备商的利益吗?

我想很多人是误解我的意思了,我认为中国移动在这次TD-LTE招标上应该更注重供货商对TD-LTE的贡献能力和推动能力,并以此权衡市场份额占比,可以使得供货商队伍更加合理,而不是迫于欧盟的压力来分给欧洲企业市场份额。我还是那个观点,TD-LTE的各厂商份额,还是应当以各自的贡献能力、产品和方案成熟度来确定,不是非得国产厂商绝对占优势,但同样也不能仅仅为了平衡而平衡,最终还是应该以实力说话。当然,说这个观点是有三个前提的。

第一, 必须站在全球化视野下考虑此次招标结果对推动TD-LTE国际化部署的影响,着重考虑如何调动全球移动通信产业链的积极性。

第二, 加大海外设备商设备采购份额的前提是其技术解决方案完全符合中国移动的技术标要求,更要考虑中长期演进能力,不可能以牺牲中国移动的络质量来平衡供货商关系。

第三, 中国移动可以考虑综合成本问题,但是在采购价格上的权重,需要有所减弱,以建设精品络的思路,综合考虑各设备商的应标方案。

总而言之,对于中国移动而言,真金白银的大蛋糕已经抛出,说得也很明白,欢迎全球产业链竞争者积极参与,不过谁能拿到更多份额,还得看综合竞争力。

我想对于做多国产设备企业,比如华为、中兴、大唐等已经在TD-SCDMA以及TD-LTE方面积累了足够多的技术实力

喊话这事华为很主动移动很生气

,在13城市的试验建设中也充分体现了各自的优势。相信在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中,还是能取得很好的成绩的。而且在更加激烈的竞争中,才能让自己更加的强大。

问题三:针对欧盟调查,中国该如何出招?

五月份欧盟再次启动的针对华为中兴的双反调查,有媒体人曾分析认为,欧盟关于华为、中兴的调查其实就是瞄准中国移动的TD-LTE去的,意在帮助欧洲厂商获得更多市场份额,这也使得这次招标格外引入关注。

那么,针对欧盟的调查,到底该如何接招、解招呢?又该谁来接招、解招呢?

其实分析一下这次移动TD-LTE招标。移动和华为都算是出了招的。

比如移动在抛出大单时明确表示,不希望TD-LTE只有少数设备厂商支持,而希望形成全球多厂商参与的有效竞争格局。

而前面提到的华为希望欧洲电信设备商成为中国TD-LTE建设的重要参与者,也可以看做是一种接招解招的战术,而且看上去还很有意思。但我们也要清楚的看到,欧盟调查看似和中国移动TD-LTE招标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实际上只是中欧贸易的小插曲,解决之道还是要看中国政府来如何布局,而且还不一定是需要相关产业链直接做出回应。比如,针对欧盟对中国光伏产业做出的反垄断调查,中国政府采取的则是针对欧盟葡萄酒的反垄断调查。

我本人也是反对直接通过电信行业来回应欧盟的相关调查的,因为电信设备领域是中国少有的几个可以在全球参与竞争的领域,这些领域应该支持开放、公平和竞争原则。